阮鸿献
发布时间:2010-05-25 14:47:48
来源:中企动力
 

阮鸿献 (点击查看大图)


    姓名:阮鸿献

    公司:云南鸿翔药业(集团)有限公司

    职位:董事长

    精彩语丝:“一个人成功不算成功,要让企业、社会都成功。”

    14岁,他就靠自己的努力拥有了人生的第一个10000元。他历经数次转折,如今拥有了十余家企业组成的医药产业集团,其中包括云南最大的医药零售连锁企业“一心堂”。这位带有传奇色彩的企业家就是云南鸿翔集团董事长阮鸿献。

    理想从8岁萌芽

    云南省弥勒县西二乡西洱村是阮鸿献的家乡,在那里,药物给了8岁的阮鸿献深刻的印象。一天,要好的小伙伴“老外”忽然肚子疼,头上直冒汗,据说是着痧了,但刮痧也没有挽救“老外”:孩子的父母背着他步行往18公里外的公社卫生院去求救,还差几公里时,“老外”断了气。

    “‘老外’呢?他怎么会死?”面对阮鸿献的提问,他的父亲答道:“只要有一瓶8分钱的十滴水和一盒8分钱的清凉油,‘老外’就不会死。”阮鸿献陷入了沉思:那时谁家都有8分钱,但却没有方便的药店,让每家人都能备上仅值8分钱的救命药!他当时就想:“如果有一天村里能有十滴水和清凉油卖该有多好。”

    由于父亲是供销社的收购员,小学到初中阶段,阮鸿献就开始到供销社打工——拉开麻袋口让人把中药材放进去。这项工作每星期能挣到3毛钱,而当时阮鸿献每学期的学杂费是8毛钱。“我挣了钱就去交学费,几乎没有花过家里的钱。”在帮父亲装中药材时,求知欲极强的阮鸿献就不断地询问各种药材和农副产品的作用,并把这些知识都记在了心里。

    阮鸿献童年的最大心愿有两个:一是村子里要有药店;二是要把家乡的药材卖到外面缺少药材的地方。

    14岁当了万元户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初中毕业时,父亲只对他说了一句话:老四初中毕业了,高中怎么上?你想一下。晚上,母亲私下对阮鸿献讲了父亲的意思:两个姐姐一个哥哥都在念书,家里经济也不宽裕,希望他辍学回家务农。觉得委屈了孩子的母亲说:“你还是去上学吧,家里的地我来种。”阮鸿献想了两天,终于决定回家务农。此后,阮鸿献每年要收获两吨多稻谷,3吨多玉米,十多吨甘蔗。那时候务农收入很低,但阮鸿献人生的最大转机也在这时候到来了。

    没过多久,村里一位大伯问阮鸿献想不想去昆明,说可以带他去卖甘蔗。从没出过远门的阮鸿献非常激动,耐心等了两周后,他照大伯的话,砍了1吨多甘蔗,提前堆放在滇越铁路边等待火车到站。出发时,大伯忽然对他说:一会儿火车来了只停5分钟,你要把所有甘蔗装上车。

    “这怎么可能?”阮鸿献一下急了,但大伯告诉他:“只要准备好,你就能做到。”火车来了,阮鸿献没时间多想,奋力搬运甘蔗,果然在5分钟内完成了任务,虽然已经汗流浃背,但他高兴极了。“我忽然发现很多事情做起来并不算难,就看你愿不愿去做。”

    到昆明后,阮鸿献又在几分钟内把所有的甘蔗卸下车,和那位大伯一起把甘蔗租了板车运到小板桥。在昆明,甘蔗是一根一根卖的,卖完后一数,足有120元钱。除去路费等,他还挣了几十元钱。短短几个月内,14岁的阮鸿献每周都要跑昆明卖甘蔗,而他最大的享受莫过于到宝善街吃一份8毛钱的过桥米线。后来,他三四点就能卖完甘蔗,便到城里转悠,在宝善街昆明市药材公司的收购站的发现,给阮鸿献的人生带来了重大的转折。

 

    阮鸿献注意到,这个收购站收金银花的价格是6元每公斤,比父亲所在供销社的收购价格每公斤高了4.5元!他立刻意识到,挣钱的机会来了。一回家,阮鸿献就找父亲商量,但在当时,如果把供销社的金银花拿到昆明卖就是投机倒把。

    “那我向您借金银花行吗?如果卖掉我就上山摘来还给您,卖不掉再带回来。”当晚,阮鸿献跟随父亲到仓库,把20公斤一袋的两袋金银花并为一袋,连夜赶到了铁路边,准备搭上货车到昆明。“我就站在两列车厢的接头处,一手抓住金银花袋子,一手抓住两车连接的挂钩。母亲担心我睡着了摔下车,让我用腰带把自己拴在车上。”往事虽已过去多年,但阮鸿献还记得每一个细节,“那一晚母亲眼含着泪水我永远不会忘记。”

    还好,阮鸿献平安到达昆明,为了省钱,他从小喜村车站扛着药步行10公里走到了宝善街。当找到收购站的陈师傅时,他已经全身被汗水湿透。填写票据时,陈师傅写到一半忽然停下了,阮鸿献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陈师傅把金银花从袋里倒了出来,分成两袋重新过秤。没想金银花只剩了39.5公斤。“看,小伙子,这是自然损耗。”除药钱外,陈师傅还把编织袋的钱也付给了阮鸿献,共计240元。

    问题又来了,阮鸿献拿到的是从未见过的支票,这使他很不放心。无奈之下,陈师傅请一位出纳员带他去银行取钱。“我真怕她路上跑了,就跟在她身后,悄悄拽住了她的衣角。”到了银行,阮鸿献眼中的“白纸”果真换回了一堆各种面额的钞票。那一天,他饱饱地吃了两碗过桥米线。

    一到家,阮鸿献就上山摘金银花还给供销社。但整整忙碌了一天,摘回来的花烘干后只有两公斤。“我急了,40公斤花我要摘多少天才能补上,花期不等人啊!”翻来覆去想了一夜,他终于想到了办法。一大早,阮鸿献拿出家里的铜盆在村里敲开了,等乡亲们聚拢后,他告诉大家,金银花在昆明可以卖两元钱一斤,如果大家收来了花,他可以拿到昆明去卖。当天,全村100多男女老少都上山摘花去了,他得到了200多公斤干花。“其实,乡亲们帮忙摘花主要不是为了钱,而是想支持我。他们想看看这个才十四五岁就已经担起家庭重任的‘小四’如何想法子让大家挣钱。”

    供销社的花当然还上了,得到实惠的乡亲们几乎采光了方圆10公里内的金银花。1980年,短短一个月内,阮鸿献拥有了生平的第一个10000元钱,成了万元户。

    45万公里收药路

    阮鸿献的药材采购之路不是一帆风顺。1983年,他买来一辆摩托车,在全红河州范围内收购中药材。1986年,阮鸿献在开远成立了鸿翔药材经营部,经销的药品多达500多种,流动资金、固定资产达200多万元。有一天,他从开远骑了3天的摩托车到大理收药,车子的行李架上还带了一个五六公斤的编织袋,里面装着他出门的全部家当:打气筒、补胎工具、压缩饼干、军用吊床。“饿了我就吃点压缩饼干,晚上就睡吊床。”

    当然,夜晚独自经过无人的山头时,年轻的阮鸿献也曾因孤寂而热泪盈眶。有一天,他跟在一辆带着拖斗的大卡车后,但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等转过弯看到汽车灯光时,他已经马上就要撞上拖车了。“我来不及多想,双手抓住前面拖车上的一根杆子,将摩托车蹬到了一边……”

 

    尽管一次次化险为夷,骑摩托车收药的3年下来,阮鸿献积攒起了让他和他的企业赖以发展的财富,但双腿上也留下了摔伤的大量疤痕。每年15万公里的骑行里程,他共骑摩托车走了45万公里。

    以货代款应对危机

    1989年,阮鸿献和朋友在昆明开起了药材收购站,当时每天都有一个东风货车的药材到昆明下货。1991年,菊花村药材市场成立,阮鸿献遇到了新的挑战——市场公开化以后,什么药材都能从市场找到,他们的优势没了。

    半年下来,阮鸿献没有利润,他开始思索新的发展方向。“我想到,以前都是成批把药卖给医药公司,其实我也可以把药直接卖给医院、药厂、药店啊!”当年下半年,他又找回了自己的市场。

    1993年,国家出台政策,药店等不能再向个体户进货。“当时按政策我自己办不了公司,只有想办法承包一个。”阮鸿献狠狠心,花每年20万元的挂牌费承包了一个属于乡镇企业的公司——鸿翔发展公司。从那以后,他的药材销售大幅增加。

    1996-1997年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国内形成了大量的“三角债”,阮鸿献的公司也遇到类似情况,一两千万的货款收不回来。有欠他货款的人说:“你要钱我没有,要药你就拉走吧。”阮鸿献再次有了对策——以货代款,先挽回部分损失再说。他在省工商局注册了华龙商社,拿到了经营中西成药的许可证,这样一来,他收回来的成药就可以再找合作对象卖钱了。他开始考虑自己办个零售药店。

    当年,鸿翔中西大药房在北京路开业了。“那时候我做好了亏损半年的准备,没想到,头一个月药房就有7000元的利润。”阮鸿献在喜悦中开始了经营零售药店的梦想,随后,他又陆续收购了十多个药店。考虑到当时市场上合格的中药饮片很少,阮鸿献自己投资办了一个中药饮片厂,向各家药店和医院供应中药饮片和汤药,企业的销售额开始上升了。

    阮鸿献先后获得云南省劳动模范和香港理工大学“紫荆花杯”杰出企业家奖,是全国15位获奖者中云南省唯一的一位。

    致富不忘家乡人

    在经营企业的二十多年时间里,阮鸿献始终不忘为社会做贡献。他把大量家乡的乡亲送到城里接受各种各样的学习和培训,让他们学习药品知识、中药饮片的炮制、加工与生产技术、汽车驾驶、电脑操作、烹饪、物流管理、财务会计知识等。在西洱村周围的几个乡村及弥勒、开远等地,有300多人直接得到阮鸿献的帮助到城里工作,有的村几乎全村人都学到了良好的工作技能,这些过去的贫困村在阮鸿献的帮助下成为了当地的富裕村。当地人提到阮鸿献无不充满感激。

    2000年,阮鸿献为敬老院及孤儿院捐赠了价值5万元的药品。2001年,阮鸿献捐赠6万元用于弥勒县政府的扶贫工作。2002年3月,阮鸿献捐资40万元在家乡建成了“鸿翔希望小学”。2002年12月,阮鸿献再次捐出现金6万元、过冬衣服1000件到云南昭通市进行扶贫助学活动。在多年经营中,阮鸿献为大量生活贫困或买不起药的民众免费赠送了价值近50万元的药品。

 

    售药专柜进了农村

    2000年,一批有信誉和基础的医药企业拿到了药品经营许可证,阮鸿献的企业也包括在内,鸿翔集团开始了快速发展。目前,集团已有4000余名员工。下属企业有(中美合资)昆明生达制药有限公司、云南红云制药有限公司、云南鸿翔小草坝天麻生物有限公司、云南鸿翔中药饮片厂、云南鸿翔药品销售公司、一心堂医药零售连锁公司、云南鸿翔中草药公司、云南红云天然食品公司、滇南本草公司、云南华龙圣爱堂中医馆和昆明沈明,(博士)男科医院等。在川、滇、黔、冀等4省市拥有一心堂直营连锁药店405家。在2003年、2004年先后两次蝉联中国优秀科技民营企业,成为国内外众多知名药品企业在西南最大的中西成药经销商。“一心堂”被中国医药商业协会连续两年评选为中国连锁药店20强,2004年以7.3亿元的销售额位居第16位,同时位列云南地区药品零售连锁销售第一名。

    阮鸿献并未就此止步,他计划用5年时间(2005年—2009年),将鸿翔集团发展成为年销售额达30亿元的国内知名医药企业;用10年时间(2005年—2014年)成为年销售额达50亿元的国际知名医药企业;用15年时间(2005年—2019年)成为年销售额达100亿元的大型跨国医药集团企业。

    如今,阮鸿献定期在公司给员工讲课,还到大学和其他企业讲课。有人问他:“你怎么还一天忙忙碌碌的?”阮鸿献说,如果说只为了赚钱,就不用那么辛苦了。“但我想,一个人成功不算成功,要让企业、社会都成功。我作为云南人,希望看到云南的经济腾飞,我愿意为此出一份力。”阮鸿献以微笑结束了采访。

 
im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