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光汉
发布时间:2010-05-25 14:47:48
来源:中企动力
 

  刘光汉 (点击查看大图)


  姓名:刘光汉

    公司:澜沧江啤酒企业集团

    职位:集团董事长

    如果非要为刘光汉找出一个做“澜沧江”的理由,或许就是命里带水,或者,首先是命里带水。“我的名字中有光汉两字,注定了要把‘水’文章做好吧。”人能守本分,才能尽本事。这个生活在水边的汉子,对澜沧江有着特殊的感情,他的第一份创业计划是在澜沧江畔思考完成。从20年前的那一天起,先是汽水,然后是啤酒,后来是白酒,再后来是红酒,如今又剑走偏锋地做起了茶饮料,刘光汉以3000元起家,把一个生产几百件汽水的小作坊,建成了拥有员工5000多人、资产达12亿元的企业巨厦。正所谓钱的来路决定钱的态度。刘光汉最开心的瞬间,不是身上挂满“中国酒行业卓越贡献奖”、“中国酒行业500强人奖”、“中国酒行业二十一世纪金星奖”、“中国最具影响力企业家”、“滇商领袖”等诸多勋章之时,也不是当澜沧江变身省内最大啤酒、白酒、茶饮料企业之时。“每当看见老乡们用长满了茧子、指甲缝里还带着泥土的手乐呵呵地数钞票,我就特别特别高兴!”他一连用了两个特别,黝黑的脸上洋溢出质朴的招牌笑容。于是在刘光汉这里,我们不仅尊重财富,更看重财富的源流和归宿。他用行动诠释了“财富即责任”的意义。他最初所追求的,和最终所实现的,正好与中国的创富阶层经过20年自由经济的洗礼后,从物质到精神的蝉变过程不谋而合。月印千江水,澜沧江有福。当这些带着“联合国”DNA的巨大机器运转起来,碧色的汁液开始汩汩流淌。刘光汉醉心于对整个澜沧江集团公司的远景规划,因为他知道,他的大船已经在江里行驶,伴随着发热的引擎、聚精会神的水手、有条不紊的机师。参观完云南澜沧江啤酒企业集团花2.4亿元从日本引进的高智能化全自动绿茶生产线、印度红碎茶自动流水生产线、意大利SIPA吹瓶机和德国KHS无菌冷灌装生产线等先进设备后,现场的诸多业界专家和包括央视、凤凰卫视在内的50多家媒体无不叹服科技的魅力。这是中国第一条无菌冷灌装茶饮料生产线。如果这条线是在“统一集团”或“可口可乐公司”诞生,可能无法引发这样的震动,但它偏偏是在临沧云县这样一个边陲小镇落户,而下决心引进它的人,是学历仅为初中毕业的刘光汉。认识刘光汉,是在澜沧江原生茶饮料投产前夕。话题,自然围绕茶字开始。“刘总喜欢生茶还是熟茶?”“原生茶。”刘光汉的回答,并非意料之外,云南是世界茶树起源地,临沧恰居其中心地带。他却对这两个字进一步解释,“小时候跟着母亲上山采茶,口渴找水喝,母亲就说,你去嚼点刚摘的茶再喝口凉水就不渴了。”刘光汉一辈子都忘不了那片茶叶入口的滋味。他开始“异想天开”,我要做一种茶饮料,直接把新鲜的原生茶叶装进瓶子卖,原生原产,原汁原味!有了这个想法,他在家里开始实验--用果汁机碎茶。老伴说,老家伙,50多岁的人了,还像小娃娃玩过家家!果汁机打碎了5台,打出的茶汁却在10分钟内保准变色。刘光汉却凭直觉认定,有戏,关键是方法问题。他开始变换原料,老树的茶叶,冬、春季的茶叶,晚上采摘的茶叶……所有不服气和雄心勃勃均以失败告终,但他找到了症结--“断氧”之难。久经沙场的刘光汉凭借20年做酒攒下的经验,完成了一系列繁复的证明题--方向对头,市场存在,也确信自己能够找到一个团队来共同实现这个计划,最核心的基础是,他认为这件事做成了,当地上万茶农将会受益。于是他把赌注押了出去。他说自己是个爱冒险的人,但并不盲目:“这一次有感性的激情在里面,也包含了一种对商业机会的把握。”“实验事件”变得白热化。他托朋友找到一家法国公司,为了通过检疫局的严格审批,刘光汉千辛万苦到省里请领导签字,终于把新鲜茶叶送上了去欧罗巴的飞机。不仅如此,他还专门找人采摘了印度和肯尼亚的茶叶一并送去试验。然而,一年后,项目被退回。刘光汉笑笑说,他们比其后的一家德国公司好,后者收了38万研究经费,三个月不到就宣告失败。内部的声音多了起来,老刘是想入非非了吧?刘光汉是那种外表粗壮,内心也粗放的人,尽管他做事追求完美。当他打开心扉,道出20年来的心路时,你可以感觉到一个厚实的生命,没有被挫折打磨得小心翼翼,而是高扬着一面勇挑大任的醒目旗帜。刘光汉所秉承的,不过是尊重内心的每一次萌动。他在四十不惑放弃国家干部的公职下海时如此,如今作为企业的领头羊决定行进的方向时,同样如此。拐点发生在2001年,刘光汉结识了中国农科院的一位博士。刘光汉对知识分子是有点仰视的,一碰面,却发现是个“很帅的白面书生”,心下嘀咕,却意外听到对方说,“估计难度很大。”知道难就有希望,刘光汉反而乐了。这事还真被作为东部支援西部的项目,被“正经”签下。两年后,眉目初露。刘光汉把“小试”成功的样品放在嘴里尝,固执地寻找着儿时某个下午茶园里的悠悠味道。记忆的味蕾,一点,一点,被轻轻唤醒。接下来意味着要花360万建厂“中试”。研究方却放话,我们对投产没把握,只能对试验室里的环节负责。刘光汉心里开始打鼓,20年创业路漫漫,他做过轧钢厂、玻璃纤维、食品……身上烙下碗口大的疤,向市场交过无数“学费”,澜沧江这份基业,是兄弟们的智慧,血汗,青春所换。“出路在哪?”“就是没有退路。”面对转折的决断正是这样一种选择:它需要胆量、勇气、担当、机敏和眼光,也依赖于运气。刘光汉说,“选择之难,恰恰不在于得,而在于舍。这事做成了,不但世界领先,更重要的是拉长了茶产业链,对当地经济有深刻影响。”新一轮意见整合后,一个大胆决定掷地有声--放弃中试,直接从国外引入技术,正式建厂。天道酬英雄,刘光汉此时又遇到了几个合作伙伴,他们开始尝试按各工段需要从多国分别订货,在厂里联合组装,由于难度大,美国波尔公司的工程师不断来厂改设备,光飞机票就花了60多万。历时6年,原生茶终于在“多国部队”的协作下开花结果,刘光汉也在实践中成长为一个“茶博士”。看着这些生产线紧张而精确地运转时,他心中的欣喜,只有最资深的瑞士钟表师傅才能体会。对他而言,与其说制造了一瓶有高科技基因的饮料,毋宁说是一个便携式茶园生活的浓缩梦想从此实现。“原生茶”,喜爱书法的刘光汉挥毫写下这个承载了梦想的名字,把它印在商标上,它们将被握在世界上所有爱茶人的手里。他的梦想是关于他的企业。他计划在5至10年内,以这种最大限度地保留了茶叶本身固有营养和药理成份的天然饮料为核心,打造一个年销售收入达20亿元的云南绿色食品企业航母。他的梦想是关于他的家乡。澜沧江创业当年,当地农民生产的9000多吨粮食倒进了啤酒集团的生产车间,1000多万元的收入装进了农民的口袋。而这条“原生茶”生产线可以使当地600多名农村富余劳动力就业,当地的鲜茶叶价格也由0.6元/公斤提高到现在的3.6元/公斤,运输业也随之生机勃勃。拥有5座年产30万吨的啤酒厂,8个白酒酒基厂,8条白酒生产线和一个投资2.4亿、年产10万吨原生茶饮料茶厂,这其外,还为上百名贫困学生解决学费之忧,为农民建房、铺路、搭桥,为扶贫攻坚伸出援手上千万元。这一切怎么做到?“做事,比我有钱的人很多,比我能力强的人也很多。但是,澜沧江的团队比别人多一个东西,那就是热情。那是对家乡的热情。”他的故事充满着传奇色彩。他让我们明白想做就做,从来就不是年轻人的专利。20年的创富历程,20年的公益之心,刘光汉更为我们提供了一把省思之剑。在刚刚结束的昆交会上,澜沧江集团的原生国翰贡茶、原生普洱茶参加2006年首届东盟茶文化博览会国际名茶质量评比,双双荣获“国际名茶茶王”称号。刘光汉没有去领奖,他坐在展台里,与来逛展会的老百姓和客商喝茶、聊天,平静而喜悦。没有人认出这个脸庞黑黑的普通中年人是一位身家上亿的老总。于别人来看,这是英雄的亲和,而于他自己,因为从未有过身段,所以无所谓放不放下。

 

    

 
img

TOP